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念堂
资料
图集
视频
越南
捐赠
网刊
留言
社区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战史资料 > 战斗追忆与纪实 > 149师炮兵团加农炮3连2排覆灭及应吸取的教训
如果您有独家或重要的文字,图片或音,视频资料,可发送我们整理后发布。
谨请联系邮箱:
zcnweb@qq.com (杨凯钧)
xoxob@qq.com (李宇)

149师炮兵团加农炮3连2排覆灭及应吸取的教训


添加时间:2010.07.26 来源:中越战争备忘录 浏览:4274 字体:

  加农炮最适宜直接瞄准射击,打敌点状目标最有效。我149师炮兵团加农炮营当时使用的是76.2毫米口径加农炮,它具有两种射击方式——间接瞄准射击和直接瞄准射击。间接瞄准射击又分两种装药形式——全装药和减装药,全装药最大射程为15620米,减装药最大射程为13650米。直接瞄准射击最佳射程为600米—1000米,最大不能超过2000米。

  战场上,尤其是进攻战斗中,为了更好地发挥加农炮的“尖刀”作用,通常靠前配置加农炮分队,使用直接瞄准射击,以最有效的火力消灭对我冲击步兵威胁最大的目标。

  1979年对越反击战中,我149师炮兵团加农炮3连被确定为配属主攻团战斗的直瞄炮兵分队。该连建制为3个排,炮兵排分别为1排和2排,每排3门加农炮;另外就是指挥排。

  炮1排配属给第一梯队主攻团——446团,炮2排配属给第二梯队主攻团——445团。3月2日,四号桥战斗结束后,我师当前任务完成,炮1排随之归建休整;炮2排随445团向沙巴县城发展进攻。

  3月2日下午,步兵进攻至十号公路七号桥时,遭到敌人的火力封锁,要求该排上前消灭敌人火力点。在山高路窄,地形十分不利的情况下,排长谢天华组织展开战斗队形,以猛烈的火力压制敌人,为步兵扫清了进攻障碍。

  3月3日,沙巴县城被攻克后,我步兵在追歼逃敌途中受阻。为了夺取战斗最后胜利,该排在连长刘忠武和指导员张学湘带领下,连夜向新寨地区奔袭。在能见度差、地形复杂、敌人不断袭扰的情况下,他们在距离预选阵地1000米外推炮前进,隐蔽地占领了阵地。

  3月4日凌晨,根据上级提供的敌情,他们迅速潜入前沿,观察敌人的工事构筑和火力配置情况,接着以猛烈、准确的火力一举摧毁了敌人2个工事、1个观察所和1个暗堡,有效地压制了敌人火力。敌人不甘心失败,利用丛林、山洞继续顽抗。利用战斗间隙,刘连长和谢排长及三个班长一起通过认真观察敌情,针对敌人工事面宽、线长、点多、兵散等特点,决定火炮轮流射击,又敲掉了敌人1个指挥所和3个机枪火力点,消灭了部分敌人。下午3时许,该排受到敌人榴弹炮的疯狂压制,全排奋力还击。在激烈的战斗中,连长、排长和6位同志相继牺牲。在我强大炮火打击下,敌人阵地终于被彻底摧毁。

  该排在配属步兵战斗中,先后摧毁敌工事2个、暗堡3个、火力点3个、观察所和指挥所各1个,荣立集体一等功。

  这次战斗,加农炮3连2排基本损失完。我3月5日上午看见该排3门炮从前面拉下来,都被炮火熏得黑黢黢的,其中2门炮已经只剩下钢铁部分,有1门炮管都弯了,可见战斗多么惨烈。至于人员损失的惨景,上一篇——《刘忠武连长,您在天堂可好?!》已经交代。

  据我了解,当时有团里和营里的工作组现场指导,成员一个是团司令部的张副参谋长,一个是营里的蔡副营长。当敌人榴弹炮对2排阵地试射时,第一发落在阵地后方100多米,有人发现告诉了刘连长;紧接着,第二发落在阵地的前面50来米,刘连长发现了。他知道这是被夹叉住了,接下来即是两发检验射,跟着就是效力射。我们炮兵射击修正法则最简便的就是“夹叉法”,有句口诀是:远一发,近一发,夹叉折半打两发。在此危急时刻,刘连长赶快请示工作组,是否人员暂时撤离阵地,等敌人效力射后再视情重新战斗。

  令人遗憾的是,工作组两位领导认为这是大事,得请示团领导。在当时通信质量不是很好的情况下,这样的请示要消耗许多时间,而敌人的炮火迫不及待的要覆盖我们的阵地。就这样,还没等来上级的回应,炮2排就被敌炮火覆盖了。

  回顾这个战例,至少有以下教训值得吸取:

  一、没有尽早采取减员操炮方法。炮兵的各级指挥员,包括政工干部,都应该熟练掌握炮兵射击及其修正法则。在实战中既要很好地指挥和运用我炮火消灭敌人,又要根据当时当地的情况,准确判断敌人炮火使用的方法,及时有效地使用兵力和火力。在当时情况下,完全可以采用减员操作方法,每个班分批上炮操作,每批上一两个人即可。如此,不会一次全被覆盖在里面。

  二、危急时刻逐级请示。应随机应变,采取果断措施,最大限度保存己方有生力量。当时,在阵地被敌人炮火夹叉住的时候,应该迅速将人员撤离阵地,因为他们只要撤离一、二十米就是一个很好的掩蔽处。只要暂时躲过敌人炮火,仍然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作用,总比全排覆灭好得多。可惜的是,他们把时间浪费在逐级请示上,失去了最好的规避时间。

  三、工作组领导没有当机立断。工作组的作用,不仅是督战,还应该为基层指挥员拿主意,危急时刻要果断行事。当敌人炮火夹叉住阵地时,他们也看见了,刘连长也请示他们是否暂时避一下。但是,他们不敢自作主张,坚持要逐级请示,宝贵的规避时间就这么耽误了。

  ……

  我在此并不想责怪哪个,毕竟战场形势瞬息万变,大家又都是第一次参加实战,有些失误也在所难免。重要的是,我们都要从中吸取教训,以便在今后的演习和实战中更好地“消灭敌人,保存自己”。

  加农炮2排的烈士永垂不朽!

  向英雄的加农炮2排战友们致敬!


部分回复:

悠然自得逛

  这只能怪当时的教条主义中毒太深。平时生活在和平年代,沿袭古老的战术,遇事一请示二汇报,到了战时也改不了这种官僚作风和教条形式,致使战机贻误和造成不必要的伤亡。这种完全不能根据实际情况作出准确的指挥员在战时危害性是非常大的,所以,我认为,该炮排指挥员也有一定的责任墨守陈规的结果只是害人又害已,战时不是完全靠上级来指挥你的一举一动的,要在不违反大的原则下灵活地处置,尽量地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他俩当时的出发点绝不会是为了争功与镀金,而是多年的教育使他们太看重“请示”的重要性了。另外,张副参谋长是从步兵团调来的,不懂得炮兵试射法则;蔡副营长则是从师机关调下来的,以前是步兵团搞小炮的,也对此不是很清楚。

  你可能会问,那怎么让他俩来这里做工作组呢?这个问题实在好回答,也实在不好回答。简单地说,就是当时团、营机关的领导都分别下到各个营、连,充当工作组,他俩就分到了加农炮3连。

  我在文章中说过,“不想责怪哪个”,只是希望今后不要重复这样的悲剧。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团司令部的张副参谋长、营里的蔡副营长他俩活着下战场的。但是,由于你所知道的原因,他俩虽然吃了很多苦,却没有立功受奖,反而受到了严肃批评。1981年,他俩相继转业了。
页码: 1  2  3  4  5     【下一页】【末页】
姓名/网名(仅限中文):  邮箱/QQ:   验证码: 验证码
内容:
关于我们  |   批评与建议  |  联系我们  |  免责申明  |   南疆老兵之家  |  新浪微博  |   |  
Copyright ©2010 .79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念堂  京公网安备110115000961号 京ICP备09034476号